来了,我的西安故事

人气:176时间:2022-07来源:【深圳的士票】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有不同的生活习惯,不一样的处事风格,我们每天买菜,做饭,洗碗,看电影,烤火,聊天玩耍和打闹,发生了很多故事,当你习惯了一个人的存在,却也到了分开的时候。如同阿秋常说的,自从Eric走了之后,就特别不习惯。其实可能真的有些人,这辈子也不会再见了。

  

  今晚是阿汶下厨的,很可惜我马上就要离开了,没法再尝到阿汶的厨艺了。“这段时间多谢大家照顾了,再见。”我喝完瓶里的酒。气氛很怪,我不知道阿秋和北芳为什么抹眼泪。20:05,北芳送我坐上出租,前往机场。我拿起手机编辑一条朋友圈:很高兴认识你们。Nice meeting you-all!再见,西安!再见,丝路秦!

  

  2017年2月8日凌晨两点

  

  我降落到西安咸阳国际机场,我很兴奋,因为我即将完成此行的第一个任务:在机场过一次夜。早晨,我做黑车来到回民街,西安的交通很乱,行人过马路不用等绿灯,还有公车闯红灯,作为十三朝古都,西安有很浓厚的文化底蕴,我在市区所看到的,除了古建筑,有90%以上的都是仿古建筑,很有感觉。绕回来,我要讲的并不是景点游记,而是我在这里发生的故事跟有趣的人,还有生活,当然也会有我对于一些景点的看法。

  

  刚到西安,我差点冻失忆了,炒鸡草鸡冷的!店里里有个炉子,但是元宵放假没人送煤。一天早晨,有几个警察叔叔来坐,听说我们没煤烧,就同我一块儿去敲门找乡亲借煤哈哈哈,后来借到蜂窝煤,发现我们的炉子要烧钢煤才热哈哈哈,不过还是谢谢警察叔叔了。可以烤火,有趣的事情就来了,韩睿把袜子放炉子上烤然后就去睡觉,一会儿被我们发现烧了,她出来自己笑个不停,我们明明提醒过她的(不能笑)。

  

  韩睿来自吉林,在秦皇岛的燕山大学读土木工程。这个粉色头发的姑娘喜欢唱歌,声音很好听。一次有个帅哥从洛阳跑过来找她,她还很认真的跟我讲:“小扬跟你说个事儿啊,他叫我去火车站接他我去不去呢?”我很认真的跟她讲要矜持,她很认真的听了,然后帅哥来了之后她直接被钓走了哈哈哈(不能笑)。还有次,韩睿一个日本留学的朋友来找她,还有一个西安的朋友,他们仨一块儿去城墙,韩睿全程当电灯泡,后来微信求我打电话把她摇回来,被我笑死。大厅有台电脑是投影仪放电影用的,这货悄悄在这台电脑上下载了英雄联盟,后来电脑配置不够不能玩被我笑死哈哈哈。她跟我同岁,然后我大一她大三,我最讨厌她摸着我的头说然后开启说教模式“不是学姐说你啊#@%!……@¥@#……@&”然后哗啦啦一大堆乱七八糟。偷偷跟大家讲一件事,在情人节的前一天,她的男神脱单了(不能笑)。

  

  西安这19天,遇到有趣的人的确不少。有个老师,我们叫他肖大长腿,肖大长腿来自山东泰安一米九的大高个,小胡渣看起来很man很man,然后其实很温柔的哈哈哈。我把衬衫系在腰上,就是他一直说我系个围裙到处晃。他来到丝路秦也是一个偶然,如他讲的,一群来自天南地北的大学生,各行各业的过客,还有蓝眼睛的外国人,都是如此平易近人,无不感到亲切,就这样认识了一帮学生,结识了一伙不知名的旅客,让人非常安慰,旅途中的孤寂,增加些许篇章。他离开之前,送给了我一条石头吊坠,是他爬华山时买的纪念品,上面写着一个‘心’字。

  

  陈锵是租客,一个素食主义者。我每天早晨起床,她已经去上班,每天晚上七八点才回来,可能是素食原因,她从没跟我们一起吃过饭。她很喜欢看港片听粤语歌,有次玩歌词接力,我排在她的后面好无奈的,她唱的歌我一个都接不了(粤语歌),她喜欢EDC,我都中意哈哈哈。她一直是一个很含蓄的女孩子,在客厅都是看着大家聊天,然后笑。很可爱。

  

  余甜是陕西人,在北京语言大学读大三。她很安静,她的咖喱淋饭超级好吃的,她并不怎么出去玩,她说只是假期不想提前回学校罢了,她好像已经找到工作了,真的很厉害。

  

  一次在印迹的厨房,我很震惊的看到一盘黄瓜全泡在油里面,一个女生很淡定的解释说不小心油倒多了,不小心……昭玉是陕西人,她优雅端庄矜持善良贤惠乖巧含蓄严肃谦虚斯文懂事闭月羞花美若天仙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天生丽质窈窕淑女亭亭玉立冰雪聪明婀娜多姿楚楚动人全都不沾边,倒是喜欢爆粗口,喜欢暴力,经常欺负我。她比较先开学,离开那天一大早打电话说来找我道别,结果串通好北芳和阿秋,我跑下楼她就躲起来,然后骗我她赶火车已经离开了,MDZZ!

  

  田志刚是来西安找工作的80后,做了我十几天的下铺。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每天都会穿的很正式去面试,然后七八点再回来。他很有想法,然后英语口语特别好,跟外国人交流特别自如。我记得我小粉男的外号好像就是他和阿秋传开的,我在西安的最后一晚,听说他找到工作了,过几天就要搬去员工宿舍了。

  

  苏为东来自上海,好像大四吧具体我忘了哈哈。他在西藏呆过一个月,然后跟大家分享了很多故事,让我对西藏又增添了向往。一次和他去陕西历史博物馆回来的路上,我透过公车的窗看到在南稍门一带有很多涂鸦,有一幅还写着来自潮汕,把我激动坏了,红花会在西安本土hiphop中很有影响力,骨干成员弹壳就是潮汕人,所以我时有关注。后来我抽时间去了南稍门和南门附近寻找街头的痕迹,我找到了大片涂鸦,可惜并没有找到那天我看到的那片来自潮汕的涂鸦。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北方,广东人每天都冲凉,就没有搓澡的习惯,更不会有澡堂子了,但北方就不一样了。第一次到公共澡堂是阿汶带我跟田田去的,过程有点羞愧,我就长话短说!就是跟一群光屁股的大叔一起洗澡,然后搓澡师傅再拿澡巾帮你搓澡,全身上下,每个部位,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搓!我全程喊疼,说了不下十遍“师傅轻点!”,我都没脸说下去了,反正当时就放话“以后绝对不搓澡了!”后来,后来又去了一次,其实搓完挺舒服的哈哈哈~

  

  阿汶和田田都来自四川,田田是我在西安第一个认识的人。他很善良,很真诚。他是印迹的前台,一次我去南稍门找涂鸦,找不到人帮我拍照,就打电话叫他起床,过来帮我拍照,哈哈我也是服了我自己了。阿汶是乐山人,就是乐山大佛的那个乐山。阿汶讲他干过五六年的川厨,川菜基本上都会做。他很喜欢宠物,特别是狗狗和猫咪,刚认识的时候他就跟我讲了很多很多关于狗狗的事。阿汶做事很认真,特别有责任心,他很有想法,真诚待人正直做人使我印象深刻。

  

  阿汶的一个朋友曾经问他:“你去过那么多地方,为什么不去云南呢?”他淡淡的回答:“因为那个地方对我没有吸引力。”当我听到这个回答时,我很惊讶,因为曾经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去丽江大理,我的回答就是这些地方对我没有吸引力。

  

  阿汶听说我去南稍门附近找西安的涂鸦,就跟我讲在大华1935里面有大片涂鸦,我去了之后超兴奋,布满涂鸦的公厕,布满涂鸦的围墙,布满涂鸦的垃圾桶,布满涂鸦的汽车!可惜发生了一些意外,照片全没有了。

  

  阿汶是店长,他很照顾我,每次做咖啡都会问我要不要,他跟我讲了很多关于店里发生过的有趣的事,夏天在天台烧烤,可以一群人抱着吉他在店门口通宵唱歌聊天,西安的水果很便宜,可以鲜榨各种水果当水喝,好多好多。

  

  我离开的前一天阿汶说,以后欢迎你随时回来。

  

  21日清晨,长安城下雪了。我飞的下楼冲出门,就跟阿汶说的一样像只南方疯狗,冲出去淋雪。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雪,清晨白雪飘飘的城隍庙,我仿佛置身在其他世界。就是这天,Moe来了。

  

  Moe来自阿联酋的迪拜,是超模的搭配师。Moe经常会邀请人一起去吃饭,每次去超市都会问有人是否需要帮忙带些什么。Moe在旅行,是从重庆过来西安的。他是穆斯林,但他不忌口,而且还会解释:因为我心中并没有那块猪肉,所以吃了也没事。阿汶跟我讲,他跟Moe出去,一路上Moe一直在跟他讲这有个Beautiful girl,那边有个Sexy lady,一路上都在看美女,还解释说,他只是习惯了用欣赏的眼光去欣赏美的东西。阿秋跟我讲,一次Moe和一个美女去吃早饭,好像吃的是面,有汤的,碗比较大,美女想把碗端起来喝汤,Moe给她说那样会泼脸上了,那个美女回来讲,都笑尿了。Moe喜欢听欧洲民谣,喜欢看历史题材的电影,我好像问过他来西安的原因,不过忘了,只记得我问他什么时候离开,他回答:“Maybe tomorrow,maybe after four or five days,maybe tonight.”然后微笑。

  

  讲讲吃的方面吧。在游客看来,回民街就是西安美食的聚集地,不过回民街也是出名的脏乱差,当地人都不去那里吃东西的,听说那里的店牛羊肉都是不洗的,不知真假。不过回民街还是值得逛一逛的,其实西安市区好像也只有这里晚上能称得上是夜市了。一次吃牛肉拉条子,里面只有土豆没有牛肉,后来阿汶跟我讲,牛肉面要去老糜家吃,他家好吃,就在大学习巷清真寺的对面。我记得阿汶带我去过一家叫做海亮灌汤蒸饺的店吃早餐,那里的八宝粥我特别喜欢,店家在八宝粥里面加了一点山楂,本来就不会很甜的八宝粥多了一丝丝的酸,特别好喝。还有一家就是长安大排档,里面西安的所有吃的基本上都有,口味很符合我这个广东人,价格也很便宜,推荐可以去。其他像牛肉泡馍肉夹馍柿子糊塔凉皮什么的都吃过,但我并不是很喜欢,比较有印象的是在西羊市有一家叫老米家的店,有次被三个云南的姑娘硬拉去吃了牛肉泡馍,还不错,不过肉有点少哈哈。讲真,我还是觉得阿汶和阿秋做的菜好吃,吃惯他们两个四川人做的菜,我都无辣不欢了哈哈哈。

  

  阿秋是四川人,读大四,是前台姐姐,阿秋做饭很好吃,吃了这么多天她做得菜,我都无辣不欢了。阿秋在店里工作一个多月好像,她很喜欢旅行,很有自己的想法,她一直说有来广州要我带她去小蛮腰,说不定她什么时候就来广州了哈哈哈。

  

  2月25日下午,北芳和典典找我骑单车去小雁塔,到了之后小雁塔刚好关门了,他们想去大雁塔看音乐喷泉,而我却想起阿汶跟我讲过在大华1935有个街头馆,里面有很多关于街头文化的东西,于是我拉着他们骑了好久好久的自行车过去,直到天黑才到。我发现了大量的涂鸦,无论是垃圾桶还是公厕和汽车,我很疯狂的拉着北芳帮我拍照。他们很不理解,但还是帮我。当我们离开要去吃饭的时候,北芳发现手机丢了,因为我的任性,让北芳很难过很伤心又不知所措,我真的很愧疚。我们报完案就回来了,我觉得真的很对不起她。真的很抱歉。

  

  北芳是印迹很漂亮的前台姐姐,她是学舞蹈的好像,然后好漂亮好漂亮好漂亮好漂亮好漂亮好漂亮的哈哈哈。她人很好,来西安工作不久,然后很漂亮很漂亮很漂亮很漂亮很漂亮。典典在中国海洋大学读大一,他的英文很厉害,我超羡慕的。接下来讲讲我和典典的华山行吧。

  

  爬华山的前一晚我和阿汶去看了生化终章的首映,凌晨3点钟才休息,早晨五点多又起床了。我们赶了第一班地铁再赶高铁,到了华山。华山险,但不会很难爬,不过我这次穿错鞋子了,因为一路上很多台阶表面上都结了一层冰,很滑,我穿的贝壳头鞋底防滑不够,所以一路上我爬的很小心,很慢。两个多钟后,我们到达了华山最低北峰。我们在北峰吃了一点干粮,然后确定通过南峰,然后去长空栈道。他爬的比较快,很快我们就分开走了。然后我就尴尬了,我好像爬到东峰去了,然后又绕到中峰去了…大概下午三点钟吧,我大腿已经抽筋了三次,终于来到南天门,到达长空栈道。这里吐槽一句,我明明不会恐高的,看了长空栈道却直接傻了。左边是无底的深渊,右边是凸出的石头,两边都有一条铁链,脚上的道路宽的有30cm,窄的都不足20 cm,而且地上还结冰了,每走一步都要确保踩稳并抓紧铁链,才敢踩下一步,就这样,到了左边没铁链的地方了,必须花30块租一个安全带扣上和买保险了。我真的不是怂,一开始我真的不会恐高的,最后我们满怀期待爬了六七个钟,还是决定省这三十块钱。我们沿着南峰开始下山,到了北峰再坐索道下山,晚上回到西安大概晚上八点钟。华山风景很漂亮很漂亮是真的,我没认真看也是真的,因为基本上一天来回真的很赶,山上有酒店不过价格稍高,所以一天来回最划算了。

  

  阿汶休假回来的那个早晨,一个来西安玩的姑娘突然肚子痛,我俩赶紧送她去医院,需要交一大堆检查的费用,医生又一直在催,姑娘又很痛苦,我们联系她的家人,她家人一开始还不信,后来又联系她西安的朋友过来,等到她B超完了,朋友才过来,然后我们才默默的离开。回来路上,我们碰上了西安摩拜在投放首批单车。虽然西安打车很便宜,但是去一个地方,骑车能给你一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当天下午,我们就组部队骑车去了大明宫。大明宫遗址公园,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我对历史了解不多,其实看不懂,只记得里面有个微缩景复原了大明宫,还有一个小遗址博物馆。这趟出去其实挺开心的,一群人一路骑一路玩耍,回来时因为找不到车,就一路找一路走回来,发生了很多有趣的小故事。路上有个大叔跟着我们一起玩,后来还掉队了,他叫王荣炳。

  

  王荣炳来自厦门,70后的大叔。他说他喜欢看书,特别是诗歌类的,听他讲他是几年前开始旅行的,从此每年都会抽出几个月的时间出来走走。同他骑车去大明宫,他走到哪儿拍到哪儿,基本上记录了一路上所有的东西。他很自豪的跟我们讲过,他每去一个地方,至少都要拍一千多张照片,每次出来都会买很多书回家。大叔在西安待的时间跟我差不多,可能是跟我们年轻人代沟有点大,他很少同我们一起出去,或者是他更喜欢一个人吧,又或者像他说的,他有的是时间,慢慢来慢慢看,我们年轻人太急了。他是一个真正的行者,从到哪儿学习到哪儿,他说他这趟是想把丝路走完。他很认真,固执的可爱。我没问过其他,我向往他的随心随性。

  

  某晚,我跟Aaron讲起我隔天要去兵马俑,他说他也没去过,我便邀他一起,还有Eric和田田。早晨,我们坐公交去了火车站,在火车站有专线到兵马俑博物馆,途中会经过华清池。听说华清池是个比较坑的景点,所以我们并没有去。关于兵马俑,我文笔不好,写不出什么气势恢宏啊什么震撼啊什么的句子,反正就是挺帅的…可能是名声在外,期望有点高吧,反正我并不是很有感觉。买的票里面除了兵马俑,还可以去秦皇陵,我们坐上景区巴士来到秦皇陵,整个陵园很大,加上有一些路标有错,给我的感觉是有点失望。秦皇陵里面分布了很多陪葬坑,都相隔很远,当我们走到一个陪葬坑里发现,陪葬坑就只是个坑,什么都没有,再走到下一个陪葬坑时才发现,又一个坑。对于始皇陵和兵马俑我只能讲这么多了,可能是我境界不够或者不够喜欢,欣赏不来吧。

  

  Aaron和Eric都来自美国。Aaron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硕士研究生,Eric是西宁一所大学的英语外教,他们都很喜欢历史的东西,对历史的了解比很多中国人都多,而且他们的普通话都很好。Aaron很有礼貌,一直保持着微笑。他很有计划,每天去不一样的地方,而且会跟你讲他对他今天去的地方的看法,如果有人也要去的话,他还会给你一些建议。他很有想法,会认真听大家的建议,然后选择适合自己的线路。Aaron说我们聚集在一起,听韩睿弹吉他唱歌的那个晚上,给他留下深刻印象。Eric在台湾出生,在洛杉矶长大,本科毕业后在西宁找了一份外教的工作。Eric会给我们讲很多事情关于中美的差异,还有他的看法,特别是教育方面。他很喜欢文学,可惜他的学生都不喜欢文学,而且还不喜欢学习。他很不懂为什么大学生会在上课睡觉和玩手机,在美国,都是大学生比高中生更努力的。Eric讲不久后他还要再读硕士研究生,还有博士。我很佩服他的计划,我们会问很多奇怪的话题关于美国,他都会耐心的回答,然后再加上一些自己的看法,很棒。有两个过客,大家都以为他们是法国人,Eric过去跟他们聊一下,结果他们不是,他们是从一个小岛过来的,以前是法国的殖民地,他们在亚洲已经旅行三个月了,还要再转三个月。Eric和Aaron虽然是一起来西安的,但是他们并不经常一起出去玩,可能是各自有各自喜欢的部分吧。

  

  最后还有一个人,老大方佳,丝路秦和丝路印迹的老板,西安这一场缘分都是因他开始的。

  

  2017年2月27日02:00

  

  我平安回到广州。

  

  我们更像是一群人的合居生活,丝路秦就是爱情公寓,每天都有不一样的人和故事。我很享受,就像泰坦尼克号里面的一句台词:I love waking up in the morning not knowing what's gonna happen… or who I'm gonna meet… where I'm gonna wind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