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的士票:深南大道有哪些不知道密码?

人气:274时间:2020-06来源:【深圳的士票】

  深圳出行史:深南大道上被遗忘的速度与激情深圳人搭乘交通工具有什么特点?

  

  据说,深圳的科兴科技园是全国网约车接单数最高的地区。

  

  又据说,深圳人共享单车使用最频繁的时间段是凌晨一点到两点。

  

  还有人笑称,自己每天乘坐的都是“上亿”的交通工具——地铁上下班。

  

  现在的深圳人,在快节奏的生活中,理所当然地使用着智能、便捷的交通工具出行。

  

  然而,早期深圳人的交通出行其实是非常粗放的。回顾那些老深圳们乘坐过的交通工具,我们可以看到一段又一段的故事。

  

  不可思议的深圳的士说起深圳的士,总会伴随一场“红蓝之争”。尽管现在深圳路上跑的都是比亚迪的蓝色的士,但是,怀念“红的”的深圳人也有不少。

  

  听一些爱喝酒的深圳人说,比亚迪“蓝的”就是他们的噩梦。因为电动汽车加速要比燃油车更快,更容易让人晕车。他们头一天喝大的话,第二天坐“蓝的”的时候,只要一加速,基本上就是要吐的节奏……不过,另一派的人却力挺“蓝的”。因为,在他们看来,“红的”不仅价格更贵,而且座位感觉没有“蓝的”那么整洁。

  

  这么一说,圳长也有同感。早期,在深圳坐的士,并不是为了享受服务,而是为了节省时间。

  

  圳长回忆,自己小时候就一直抱着这么一个观念:打的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每次搭的士的时候,都感到压力巨大。

  

  在五毛钱就能买一根冰棍的年代,深圳的士12.5元的起步价简直就是“天价”。坐车的时候,计价表每跳一下,伴随的就是心里的一次绞痛。

  

  另外,深圳作为一个遍地都是商机的国际大都市,的士曾经的运营却好像不太规范。

  

  从前,深圳的士“宰客”现象非常严重,机场、火车站的的士不打表是一种常态。还有一种现象就是拒载。某些时段想打的士的时候,司机经常会摇下车窗问目的地,如果目的地不合他心意,他就会表示坚决不去。

  

  不过,随着城市的发展进步,现在深圳的的士也变得越来越规范。

  

  据老一辈深圳人回忆,在深圳早期,的士司机属于高端行业,主要服务对象是来深圳投资的香港人以及外国人。在那个普通深圳人月收入几百元的年代里,出租车司机却可以做到月收过万。

  

  然而,其实深圳早期的士司机的行为要更加“狂野”。一位曾经的深圳出租车司机告诉圳长,他八十年代在深圳开出租车的时候,因为外币非常值钱,他们看到香港人或者外国人就眼睛发亮,而且,每次一定要求对方用美元或者港币付钱。有一次,他的一个同行因为外国乘客不愿给美金,居然死死抓住对方的高尔夫球杆,不让对方下车……当年,听闻开出租车可以发家致富以后,大量的外来者抱着淘金的梦想,来到深圳握起了的士的方向盘。

  

  最有名的就是湖南攸县人。一度,攸县人成为了深圳的士市场的主力军,每年过年的时候,能看到成群结队的深圳的士在攸县“招摇过市”。当时,很多深圳的士司机来自同一个地方,为了互相照应会住在一起,结果,深圳的“大望村”“石厦村”等城中村还成为了著名的“的哥村”。如今,许多当年来深圳开车的的士司机已经回家盖房;还有的依然坚守,其中很多人转型成为了滴滴司机……深圳的士,见证了许许多多的梦想。不论是司机的,还是乘客的。

  

  传说中的深圳小巴对于很多早期来深建设者来说,学会的第一句粤语,可能就是“有落”。因为,深圳小巴的“官方语言”就是粤语。

  

  和大巴不同的是,小巴不会按站停车。上车的话需要在路边挥手,下车的话还得跟司机说一声“有落”。

  

  由于圳长不会粤语,以前在深圳坐小巴,最严酷的一个环节,就是准备下车的时候——眼看要坐过站了,可是又怕自己粤语说的不标准,结果不得不用普通话说出“师傅,我想下车”。

  

  这么一说的话,车内的空气似乎就为之一变。司机一开始会一愣,然后赶紧停车。那一刻,圳长会深深感到被社恐支配的恐惧,仿佛整个小巴里的乘客都看向了自己,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深圳人。

  

  下了小巴之后,载着一车人的小巴会马上飞奔离开。奇怪的是,之后周围的深圳人却又开始说起了普通话……所谓小巴,其实是学习自香港。早期香港小巴经营的目的就是为了覆盖一些冷门路线。

  

  深圳也有类似情况。深圳小巴,可以说是开路的急先锋。当年,许多大巴覆盖不了、出租车不愿意进入的区域,都由小巴承担起了交通运输的使命。

  

  曾经,圳长的一个朋友谈起了自己坐小巴的经历。03年的时候,她大学毕业刚到深圳,每天坐小巴去学府路上班。

  

  她提到了圳长一个没注意到的现象,就是在小巴上,司机经常会喊一句话:“猫低”。在粤语里就是蹲下的意思。因为,那时的小巴都是私人承包,经常出现超载现象。在路上遇到交警检查的时候,司机就会让乘客蹲下。

  

  她说,她常常会在小巴车上坐小板凳,一旦“猫低”,小巴刹车的时候,她就会从后排滚到车的前头。

  

  还有一次,因为车上过于拥挤,她下车的时候居然被挤得摔到了地上,接着汽车重新启动的时候差点轧到了她的腿。一个老奶奶路过看见了,就跑去跟司机讲“你差点轧到别人了”。结果,车上的乘客却在喊“快开车,上班要迟到了”。

  

  她说,她人生第一次哭,就是那次坐小巴的时候。当时,那个奶奶一直在安慰她。她感到深圳这座城市,既让她痛苦,又让她感动。

  

  圳长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不再乘坐小巴的。不过,后来听说深圳的小巴开始按站停车了。据说,许多小巴乘客还产生了“不适应症”,纷纷表示:按站停车的话怎么还能叫小巴了呢?

  

  有人总结道:深圳的小巴,带给来深圳人的记忆往往都是苦涩的,但又是难忘的。

  

  “横冲直撞”的深圳大巴在深圳,一直流传着大巴“飙车”的传说。如果要评论“深圳最快大巴”的话,估计每个深圳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答案。

  

  不过,据圳长统计,在各大论坛关于深圳大巴的讨论中,3字头的深圳大巴总是和“飙车”关联度最高的。

  

  其实,按照深圳公交系统线路分类。3字头的属于“跨原特区内外公交大巴线路”。因此,这类路线有一大特征,就是特别长。一位接受采访的大巴司机告诉圳长,曾经深圳许多大巴公司由私人运营,一方面按照每趟规定的时间来考核绩效,另一方面还按照趟数来计算薪酬,这就造成了大巴司机为了自己的工作收入而危险驾驶的情况。

  

  在深圳3字头系列中,曾经的310-315环线可以说是最具有知名度的一条线路。它创造了各种“最长”纪录:全程122公里,共设102个站,全程需耗时5个小时。

  

  虽然路线很长,不过当年310-315环线还存在的时候,据说司机实际上只要三个小时就能跑完一趟。为了追求速度,310-315在驾驶途中轮胎起火甚至爆胎、入站的时候“抢车位”之类的情况比比皆是。

  

  圳长身边恰好有人体验过310-315环线。他曾经有一段时间就是乘坐310-315环线去车公庙上班。他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每次准备下车的时候,司机会大声催促“快点下车”。结果,当他急忙从车上跳下,还悬浮在半空中的时候,发现司机早就油门一踩扬长而去了。

  

  据他说,除了司机开得很急,310-315大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拥挤”。当然,拥挤并非3字头大巴的专利。从前深圳地铁线路还不丰富的时候,大巴是深圳上班族的主要出行工具。一位住梅林的同学跟圳长说,她当初最怕的一件事,就是坐大巴上班的时候,见到拖着购物车去梅林农批市场买菜的大爷大妈。每次见到那样的大爷大妈,她就知道情况不妙。

  

  另外,还看到一位网友表示深圳的K204大巴“相对温和”。圳长身边恰好又认识一个人,在2010年来深圳的时候有几个月天天坐K204上班。他说,自己当时坐K204上班的时候被挤出了心理阴影。后来,他见到深圳大巴就想吐,从此再也没有坐过深圳大巴。

  

  不过,也有人对3字头大巴表示认可。他们认为,自己上班只认准3字头大巴。因为坐3字头大巴上班,自己从来都没有迟到过……危险与便利并存的深圳“摩的”

  

  直到现在,在深圳各大地铁站门口,电动“摩的”一直都是标配。

  

  而且,越是人流涌动的地方,这种“摩的”生意还越好——因为许多人害怕上班迟到,就会从地铁站打“摩的”到公司。尽管是非法运营,但是长期以来“摩的”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潜规则”。例如,从“深大”地铁站去科兴科技园的话,拉客的“摩的”就会开一个“一口价”,然后直接把乘客送去目的地,连从前讲价的环节都省了。

  

  其实,以前深圳还有货真价实的“摩的”。可是,后来因为禁摩政策,取而代之的就是电动车。

  

  有人吐槽:深圳这样的大都市,怎么还有“摩的”存在?这明显体现了城市的交通运输能力的缺陷。

  

  还有的人认为,“摩的”缺乏安全性,坚决不会乘坐。一般来说,非法经营的“摩的”容易违反交通规则,闯红灯、逆行都是常态,乘坐“摩的”存在巨大安全隐患,圳长周围就有人表示,有一次自己坐“摩的”差点撞上机动车,吓得他以后再也不敢坐“摩的”了。

  

  不过,也有人抱不同看法。比如圳长一个朋友,还很喜欢乘坐“摩的”。他说,如果下了地铁,等公交费时间,骑自行车费力气,打打“摩的”也未尝不可。

  

  有一次在罗湖坐“摩的”,他还和司机搭话。他问:如果你们被抓了怎么办?对方回答:自己的二手电动车只值几百块,如果要被抓了就扔掉电动车,以后再去买一辆二手的继续营业……圳长感到,电动“摩的”对于许多人深圳人来说,可谓一种无奈的选择。

  

  交通工具,可以见证一个城市的历史变迁。

  

  据圳长父辈回忆,他们八十年代来到深圳的时候,出行的标配是一辆单位分配的自行车。那时,自行车在深圳属于高效的交通工具。大街上骑自行车的年轻人,都俨然一副精英的模样。不过,当年深圳偷自行车的现象非常严重,如果谁的自行车被偷,就等于一时间丧失了精英的“身份认证”,总会难过很久。

  

  后来,随着深圳的快速发展,自行车不再成为“身份的认证”。人们开始使用更加便捷的交通工具如的士、巴士出行……几十年来,深圳的许多出行工具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然而,在变化的背后,不变的是深圳人对“效率”的追求。

  

  深圳人,仿佛永远在计算两点之间的最短距离。在计算的过程中,不论是司机还是乘客,都达成了一种默契:把“以最快速度到达目的地”作为优先目标。

  

  在各种交通工具中,就算是简陋的电动“摩的”,许多深圳人也依然不会挑剔。“永远在路上”的深圳人,更愿意考虑的是节约时间而不是舒适程度。

  

  深圳人出行的时候,可能少了一份体面,却体现出了一种野蛮生长的力量。在圳长看来,这种野蛮生长的力量,正是城市生命力的证明。

  

  作为深圳人,你印象最深的出行交通工具是什么呢?

  

  许多朋友因为出差经常需要报销一些旅行费用,但出于某些原因,当他们回来填写表格时,他们发现自己由于匆忙而没有收到足够的票,无论是餐券还是车票,出租车票也不错!

  

  我一年到头都以低价转出租车票,我们的手机上有更多真正的出租车票,都是真正的出租车票、燃料票、餐券、住宿票,都是优惠转移给每个人,为有需要的人提供补偿。有不同的车、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日期。金额也各不相同。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

  

  便利信息:各种票据使您乘坐汽车更加方便。[微信/电话:134801700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