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心!湖北5名中学生到长江游泳被急流冲走,搜救工作仍在继续......

人气:217时间:2022-06来源:【深圳的士票】

 5名中学生到长江游泳,

  

  误入深水区,被急流冲走,

  

  至今下落不明,

  

  牵动无数人的心......

  

  5月31日上午11时,长江湖北荆州江陵铁牛矶段,超百人的搜救力量,还在江面上搜救着。43小时前,5名十三四岁的七年级学生在此游泳,误入深水区后失踪。

  

  蓝天救援队相关负责人谢奔告诉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铁牛矶段水域复杂,江面下暗流涌动,最深处26米,搜救难度大,救援人员正在竭尽全力搜救。

  

  江陵境内江河湖泊众多,每逢气温升高时,该县均强调严抓“防溺水”工作。然而不幸的是,5名学生失踪事件还是发生了。此外,夏季时节,各地的学生溺水事件也时有发生。

  

  教育学者熊丙奇认为,应该结合青少年喜欢玩水的天性,在乡村地区修建标准游泳池,免费或低费(维持基本管理维护成本)向青少年开放,让他们有安全的游泳去处。

  

  ▲5月31日,针对落水学生的搜救工作仍在进行。

  

  5名学生江中失踪

  

  铁牛矶因铁牛而得名,铁牛修建于清朝咸丰年间,寄托着人们镇制洪水的愿景。资料记载,长江流经铁牛矶,水情呈现窄、深、陡、急四个特点。窄:铁牛矶上段江面由宽变窄,下段江面由窄变宽,形成铁牛矶卡口,河宽仅740米,为长江荆州段最狭窄处;深:该段江底高程在负8米以下,是长江荆州段最深处之一;陡:该段堤外没有滩坡,岸坡陡峭,水下漩涡暗流复杂,江面波涛汹涌;急:窄又深,水流湍急。

  

  当地居民介绍,此处水情复杂,即便是水性极好的游泳爱好者也望而生畏,不敢在最窄处横渡长江。

  

  5月29日,5名初中生在长江铁牛矶段失踪,牵动着大家的心,搜救一直在继续。

  

  5月30日,上游新闻记者在失踪地附近看见,江堤上装有铁栅栏,上面挂着横幅,横幅上写着:生命第一,预防溺水;另一块展板上写着:珍爱生命,严禁游泳。

  

  复杂的水情,醒目的标语,没能挡住初中生嬉水。

  

  5月30日凌晨,江陵官方发布通报称,5月29日下午2时许,该县实验中学5名七年级学生到长江水域铁牛矶段游泳,误入深水区被急流冲走,目前下落不明。

  

  5月30日,该县实验中学一老师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5月29日正值学校放假,失踪的5名初中生是走读生,来自该县多个乡镇,在县城有固定住所,5人中多数随爷爷奶奶生活。他们是小学同学,关系要好,事发时或是结伴来到江边。

  

  5名学生被急流冲走失踪事件发生后,当地一居民在社交平台上留言,有目击者看到,先是有人失足落入水中,同伴见状去拉,一同卷入水中。此说法尚未得到官方证实。

  

  江陵官方人士介绍,5名初中生落水时有目击者,目击者已接受警方问询,事发详细经过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5月30日,搜救现场附近,严禁游泳、预防溺水等内容的提示牌。

  

  上百人沿江搜救

  

  超百人参与的搜救行动一直在进行。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5名学生失踪后,江陵县在失踪处附近成立多部门组成的指挥部。5月29日下午,荆州市市委书记吴锦赶到救援指挥部,在部署搜救工作时要求,竭尽所能找到失踪者。

  

  截至5月30日上午12时,现场共投入9支救援队伍、112名专业救援人员和10艘搜救艇沿江面、江岸进行搜救。

  

  搜救指挥部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目前,暂未发现失踪人员。救援行动以蓝天救援队为主。从落水点到下游疑似点2公里内、岸边到江心水面宽度150米为搜救区域,分4个标段进行搜救,每500米为一个标段,每标段配1艘打捞艇负责排除水下疑似点、1艘声呐艇持续探索、1艘保障艇确保安全防护,每艇安排4人。另外安排1艘声呐艇和1艘打捞艇在最后疑似点进行搜救,并向下游延伸。同时,已协调下游公安、石首、监利三地组织力量沿江搜寻,并联络湖南的岳阳市、湖北的武汉市海事处密切关注江面情况。

  

  蓝天救援队相关负责人谢奔介绍,搜救困难之处有二:江水最深处26米,设备沉底时感应不灵敏;暗流涌动,漩涡很多。

  

  5月30日下午4时许,上游新闻记者看见,多支外省来的救援队赶到,参与搜救。

  

  截至记者发稿时,搜救工作仍在继续。

  

  ▲5月30日,搜救现场附近,拉有“预防溺水”的宣传横幅。

  

  大会小会强调“防溺水”

  

  江陵县位于长江荆江大堤北岸,长江自西北向东南过境,全长47.5千米。除长江外,该县境内河流湖泊众多。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该县公开“工作动态”发现,从3月开始,江陵县的“防溺水”工作已成常态化。该县大会小会强调,要全力织密防溺水安全网。为落实县委县政府“防溺水”专题会议的要求,该县应急、教育、水利、公安,各乡镇等单位均会针对性地采取措施,如入校园宣讲、悬挂警示标语、沿线巡查等。

  

  该县官方人士介绍,近几年来每年4月份,县政府都会召集各部门和乡镇召开防溺水联席工作会议,层层压实责任。此外,每年都会发布夏季防溺水安全提醒,“这也是在落实市里的指示。”

  

  5月10日,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江陵分局对外发布消息称,该局按照江陵县防溺水工作会议要求,高度重视,及早部署,采取有力措施,全力织密防溺水安全网。

  

  以实验中学为例,该校老师介绍,3月12日,该校成立防溺水工作领导小组;3月18日召开“珍爱生命,预防溺水”动员大会;4月8日向学生发放《致家长一封信》,呼吁强化监护人责任意识;4月26日,组织家长学生观看防溺水安全教育片……

  

  “防溺水工作做得怎么样领导会检查,已经成了我们的考核指标,这项工作不敢、不会,也不可能不去做。长江(江陵段)那么长,24小时安排人守在那里也不现实。”该老师说。

  

  该老师称,5名学生失踪后,校方和学生深感痛心。与失踪学生一同到过江边的部分学生心理受到创伤,心理辅导工作已开展。

  

  江陵县官方人士介绍,与搜救工作同时进行的,是积极安抚失踪学生家长的情绪。

  

  江陵县在通报中再次强调,随着夏季来临,天气逐渐炎热,溺水事故也进入高发期。在此提醒广大家长和学生,一定要增强安全防范意识,不要到江河湖泊等危险水域游泳或戏水。

  

  教育专家建议在乡村修建游泳池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2022年以来,各地时有学生溺水事故的发生。

  

  4月20日下午4时许,安徽省六安市霍邱县马店镇有3名儿童落水。5月22日下午,河北固安县一小学生和一中学生到白沟河东岸游玩,期间不幸溺水身亡……

  

  学校、家长、社会到底该进行有效防范学生溺水事故的发生,成了一道不可忽视的必答题。

  

  教育学者熊丙奇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各级政府部门要加强对学生的安全教育,舆论要呼吁要通过强化安全管理与家长的监护责任,修建标准游泳池。

  

  熊丙奇认为,应该结合青少年喜欢玩水的天性,在乡村地区修建标准游泳池,免费或低费(维持基本管理维护成本)向青少年开放,让他们有安全的游泳去处。每个乡村应建设一座游泳池,作为乡村建设的民生实事工程,不但给孩子们提供游泳的地方,也可依托游泳池,把游泳作为学校体育必修课,让学生学会游泳,在掌握游泳技能的同时锻炼身体。

  

  熊丙奇介绍,早在2017年,海南省通过政府买单推出中小学游泳教学。将游泳纳入中小学课程,成为中小学生的必修课,通过此举补上学生不会游泳的短板,并增强学生的身体素质。但是这一做法也引发争议。有异议者认为,有些地方没有学游泳的条件,让学生必修游泳课可能会增加乡村儿童的负担;另外,学会游泳并不会真正减少溺水事故,有的学生就以自己会游泳为由到野河道游泳,结果还是发生了事故。

  

  争议指向乡村地区缺少开展游泳教学的设施、条件。如果乡村地区有游泳池,则既能解决游泳教学场地问题,也为学生日常游泳提供了场所。对此,我国已有部分乡村开始行动起来。

  

  据报道,去年入夏以来,在湖南省新田县三井镇七贤山村,村民自发筹集资金修建的露天游泳池,成了孩子们的水上乐园。游泳池选址在一段地势平缓的河道里,面积约200平方米,深度约90厘米,池底硬化,并配套安装了路灯、雨棚和简易更衣室。游泳池的出现,让孩子不再趁家长(监护人)不注意,跑到野河道游泳,这有效地降低了溺水事故的几率。

  

  熊丙奇称,要保障孩子的安全,不能局限于对其进行防溺水安全教育、安全管理,更需要的是建好乡村游泳池,进行有力疏导。这并不需要特别大的经费投入,却可以起到多重功能。希望各地政府能引起重视,将其作为加强乡村学校体育和群众体育的重要工作,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建设并用好乡村游泳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