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忙4小时,才挣86块”,疫情下,4个小人物的故事

人气:56时间:2020-08来源:【深圳的士票】

  距1月23日广东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至今已21天。

  

  

  目前,深圳所有小区、城中村已实行全封闭管理。

  

  

  一场肆虐全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突然间,让整个城市安静了下来,大多数线下服务行业一夜之间歇业。

  

  

  对于很多依靠提供服务来赚钱糊口的普通人,在一夜之间陷入了困境。今天,我们采访了几个疫情下艰难谋生的普通人。

  

  

  “待在家里睡不着觉,店面租金、员工工资每月硬性开支5万多!”

  

  

  ——深圳开饭店的表姐春节本是餐饮旺季,但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为避免人群聚集,大量餐厅饭馆停止营业。

  

  

  2月1日,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按照往年的业绩,春节前后一个月的硬收入可以达到七八个亿;相反,现在不仅七八个亿的生意突然为0,还得支出超1.5亿的人工成本。

  

  

  “疫情致2万多员工待业,贷款发工资也只能撑3个月!”就连西贝如此大的企业都在吐苦水,那些中小微企业该怎么办呢?

  

  

  要知道,相比之下,西贝还是幸运的,毕竟大企业品牌摆在面前,还能刷“脸”贷款,而对于那些中小微企业、个体餐饮户来说,又有谁能给他们贷款?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超过1000万家餐饮业企业,其中个体工商户占比超过95%。

  

  

  对于绝大部分的中小微企业来说,它们的抗风险能力非常弱。

  

  

  据商务部监测,2019年除夕至正月初六(2月4日至10日),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10050亿元,若2020年销售额腰斩估计,将损失5000亿元。

  

  

  在一连串冰冷的数字下,却是一个个带有温度的无辜者。

  

  

  我的表姐,就是其中一位。

  

  

  表姐在福田开了家带有家乡特色的饭馆,虽然店面不算大,但就算日常的时候,九桌全开,还要翻上两三次台。

  

  

  原本计划过完年初四从老家回深,初六开张,结果疫情一直未见好转,各地也陆续发布延迟复工的通知,不得不延迟开张。

  

  

  但没过几天,表姐在家族群里发消息说,准备初八回深圳开张了。家里所有人劝他们晚点再回,现在疫情太严重。

  

  

  “不待了,这次我一定回去。”

  

  

  “待在家里,每天都睡不着觉。”

  

  

  两万四的店面租金,5名员工的工资和宿舍房租加起来小三万,每个月硬性开支五万多。

  

  

  由于不允许人群聚集,为了避免产生不好的影响,表姐便决定只接外卖的订单,“现在不想赚钱的事,每天能解决一天的房租我就很开心了。

  

  

  原以为可以这样将就着过完2月份,直到2月10号,表姐收到街道办的通知,所有餐饮店面不允许营业,这无疑又是重大一击。

  

  

  “我们现在考虑到底回不回去,这个月估计都做不了。”当天,表姐在家族群里说准备回老家,等能开的时候再回来。

  

  

  “再这样下去,别说店撑不撑得住,店里一些员工可能留在家里找事做也不会来深圳了。”

  

  

  表姐一家人,就是那损失的5000亿餐饮市场中的一个普通个体。

  

  

  对于大多数中小微企业,这次疫情对于它们的影响虽然短暂但却强烈。

  

  

  这就像一场百米赛跑,路程虽短,但能不能在规定时间内拿到合格或者优秀,又是另一回事了。

  

  

  企业也是如此,就看能不能挺过这个“短期”了。

  

  

  “我出门到现在四个小时了,才跑了三单,一共86.5块钱。”

  

  

  ——深圳出租车司机杨师傅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发布,1月30日,正月初六,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320万人次,同比减少74.7%。

  

  

  交运行业出行人次减少约七成。旅客出行需求减少,部分城市封城封路,交运物流不畅。

  

  

  而直接受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出租车司机了。

  

  

  2月10号,我从深圳北站出来,排到的是杨师傅的出租车。

  

  

  杨师傅,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在深圳已经开了二十多年的出租。

  

  

  “我在这已经排了两个小时队了。”杨师傅说,现在回来的人少,以前这个时候在深圳北站可能排十几分钟就可以走一拨,现在经常要等上两个多小时。

  

  

  “不过也没办法,其他地方更加没人,在这里等上一段时间还能有点生意。”

  

  

  杨师傅说,现在一天跑不了多少钱,能有个一两百就很不错了。“我出门到现在四个小时了,才跑了三单,一共86.5块钱。”

  

  

  边说还边用手势比划着,“平常的话,最少也有两三百,现在跑一天都难啊!”

  

  

  从深圳北回福田的这一路,从未见过的畅通。

  

  

  杨师傅见我拿着手机对窗外拍照,转头跟我说,“2003年SARS的时候我也在深圳,我还开摩托载客呢,那个时候都没这么冷清。”

  

  

  杨师傅老家在河源,原本打算今年春节留在深圳好好赚一笔,过完春节再休息几天,“结果没想到疫情越来越严重,家不敢回,车也不敢继续跑。”

  

  

  从去年年底三十,杨师傅就一直停车待业在家,直到正月十五(2月8号)才开始出来跑车。

  

  

  “我知道现在还很危险,但是不跑车没办法,一家子都得吃饭啊。”

  

  

  “我副班现在也回不来,租金都要自己一个人承担,没办法啊。”

  

  

  2月7日,不少出租车公司都按照市公共交通管理局的要求发了最新通知,明确表明,“未返深驾驶员一律不许返深,已返深驾驶员需自行原地隔离14天。”

  

  

  月7日同时有不少出租车公司下发相关通知每天车的租金300,一个月就要1万五,加上每个月一千五的房租,不算上生活开支,每个月硬性开支一万六千多。

  

  

  对于一个普通家庭,只出不进每个月一万六千多的消费,不出几个月,就很容易直接拖垮。

  

  

  杨师傅,就是专家口中的“短期内的冲击,长期来看影响不大”的一个普通家庭。

  

  

  他说,这不是长期影响不大的问题,而是短期内能不能熬过。

  

  

  03“我觉得我可能要失业了,我们线下开课最早也得到3月初了。”

  

  

  ——在小型机构从事教育培训的胡杂八在这次疫情中,餐饮、交通运输业、教育培训、旅游、电影等行业冲击最大。

  

  

  对于教育培训行业而言,2019年已是多事之秋,大规模的关门、欠薪甚至跑路,还有号称“英语培训四巨头”之一的韦博英语猝死,让线下教育陷入冷寂。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无疑又是让教育培训行业雪上加霜,全国多地教育部门宣布了中小学延期开学,全国多数线下教育培训机构也暂停了线下课程。

  

  

  老牛,是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大学毕业后便在深圳的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工作。

  

  

  “因为疫情,我们原本的线下课程全部改为线上了。”

  

  

  老牛跟我介绍说,由于临时线下改线上,他们从大年初一到初五基本上没有休息,为了应对疫情在不断调整教学模式,熟悉网课的操作和流程。

  

  

  “但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公司比较大,原本就置办了线上教学的设备,遇到这种事,最起码还能应对。”

  

  

  老牛所在的公司叫“蓝天教育”,2005年成立于深圳,目前开设有数十个分校,在运营上相对来说已经比较成熟。

  

  

  为了保住原有的客源,蓝天教育对在此期间的所有课时费打6.5折,“还好我们工资不打折。”老牛笑着说。

  

  

  但在教育培训行业,更多的还是中小型的教培机构,像老牛那么幸运的只是一少部分。

  

  

  胡杂八,从事于湖南的一家线下教育培训机构,就是属于大部分不幸中的一员。

  

  

  “我们是一家线下辅导机构,现在一碰到这种事,我们只能全面停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

  

  

  胡杂八说,虽然他们也尝试过线上,但是相关的经验太缺乏了,技术不过关,系统、设备也不完善,很难在线上全面展开。

  

  

  “而且我们一对一学生也不多,对于一个三线城市来说,整个教育培训行业还没有一二线城市那样成熟,线上教学的效果会大打折扣。”

  

  

  2月11号,湖南教育部下发最新通知:最早不得于3月2日开学。

  

  

  “我觉得我可能要失业了,我们要线下开课最早也得到3月初了。”胡杂八在转发通知后面又补充了一句。

  

  

  对于大多数教育培训机构,每年三、四月份正是现金流最为短缺的季节。而春节是升学季,考前辅导需求旺盛,也是生源集中上量的季节。

  

  

  如今的疫情,显然让这一切成了泡影。

  

  

  04“如果一直没有成交,再过两个月,我可能就要喝西北风了。”

  

  

  ——深圳链家某门店一名普通中介小许无独有偶,因疫情影响,房地产销售开年便被冰封。

  

  

  1月26日晚间,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向会员单位并全行业发出号召,暂时停止售楼处销售活动,待疫情过后再行恢复。

  

  

  2月6日,深圳市住建局下发了《关于在房地产领域加强疫情防控严格落实复工备案管理工作的通知》。

  

  

  通知明确指出,在全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期间,坚决杜绝一切人员聚集性活动,暂停房地产项目现场开盘活动,暂停房地产中介线下带看房活动(企业自持物业出租除外),暂停疫情重点地区现场评估业务活动;各物业管理公司应加强人员管理,暂停经纪人员带客进入小区看房活动。

  

  

  小许,是链家线下门店的一名中介。

  

  

  “现在门店不让开,所以我们是线上上班。”

  

  

  小许说,因为他们这一行要接触客户,但是现在所有小区都封闭了,所以目前主要是通过线上VR看房。

  

  

  不过现在虽然可以线上看房,但因为不符合客户的交易习惯,效果也没有那么好。

  

  

  “如果一直没有成交,再过两个月,我可能就要喝西北风了。”

  

  

  他表示,在疫情的影响下,上半年的经济肯定会下降。但疫情过后,肯定会有一波,“现在主要是受影响不能出来看房,但有需求的之后还是会买的。”

  

  

  在全国抗疫过程中,不少房企在为抗击疫情慷慨解囊的同时,也遭受着因疫情而带来的经济损失,房地产市场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此前,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在接受深圳壹地产的采访时也说到,在这种情况下,楼市线上交易就是非常重要的模式。

  

  

  面对这种情况,对于开发商和中介公司他也给出了一些意见:对于开发商来说,会放缓销售。对有些开发商来说资金压力、贷款还贷压力是比较大,对他们来讲,影响就比较严重。对这部分企业来讲,要做好应对。

  

  

  一方面可以向政府申报推迟销售,银行方面,通过政府协调,申请银行贷款还贷延迟,减少损失减轻压力,当前特殊情况,应该可以申报。

  

  

  另一个可以加大预售的宣传动力,线上预售力度大,减缓线下销售的压力,加大线上的宣传。

  

  

  这个通知对于中介压力非常大,每次市场巨大变动情况下,中介都是大扩张、大收缩,那么现在就是大收缩时期,对于中介来说,可以考虑关掉一些门店,留下的门店就要养好它,梳理好企业运营模式,控制成本,为以后重新复工创造好的条件,当然线上的工作也要开展。

  

  

  05待春暖花开时,我们再一起,去想去的地方,见想见的人。

  

  

  表姐、老牛、胡杂八、杨师傅、小许,这些名字虽然用的都是化名,但同时也是深受此次疫情影响的行业的代表画像。

  

  

  在他们当中,有人是个体工商户,也有人是弹性薪酬制员工。

  

  

  有专家表示,在这次疫情之下,对于民企、小微企业、弹性薪酬制员工、农民工等受损程度相对更大。

  

  

  在采访之前,他们都不约而同问了我一句,“我说出来,真的有用吗?”

  

  

  一时语噎,因为我也给不了他们任何承诺。

  

  

  在我国各类企业主体中,99%的都是中小微企业。

  

  

  中小微企业创造了最多的就业岗位,为提高居民收入和维护社会稳定作出了巨大贡献。弹性薪酬制的员工数量庞大,但是社会保障和抗风险能力非常薄弱。

  

  

  前几天,国家号召要在疫情期间对这些中小企业们减负减税、下调贷款利率、不得减少授信额度。

  

  

  面对疫情给中小企业、普通上班族的冲击,深圳市政府也已经开始行动。

  

  

  1月31日,深圳市房地产中介协会发出倡议书,呼吁深圳市各位业主、房东适度减免各类经营主体租户租金。

  

  

  随后,罗湖、福田区也发布关于适当减免租户租金的倡议书,向罗湖业主、房东倡议适当减免房租。

  

  

  从2月1日起,龙岗区将对承租区属国企经营用房的930家龙岗企业减免一个月租金,总金额近6000万。至今,已有多个区、街道发出减租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