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出租车资讯1993事件

人气:63时间:2020-08来源:【深圳的士票】

  1993年,深圳突然发生了一件怪事,那就是离奇的司机失踪案。短短14个月,前后竟有17名司机和车辆失踪。

  

  

  深圳电视台报纸杂志甚至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司机的寻人启事,搞得人心惶惶。

  

  

  在那段时间,深圳司机根本不敢让任何人搭车,哪怕是遇到警察查违章也不敢停车,生怕一停车下一个失踪的人就变成自己……时间回到1993年7月6日上午,派出所接到报案,东莞市一家出租车公司称,7月5日下午是出租车司机的交班时间,而出租车司机张某没有回到公司。

  

  

  公司第一时间打电话到家里询问,谁知张某竟一夜未归,而张某的老婆正急得团团转呢。张某与妻子结婚14年从没有夜不归宿过,而且张某为人老实稳重,更别说这样突然消失了。

  

  

  警方接警以后,调查走访了几天,最后发现,张某最后的拉客地点是东莞市东方酒店大门。

  

  

  因为当年天眼并没有普及,所以后来也就无法继续调查出租车的去向,尽管警方反复走访,但都是毫无收获。

  

  

  司机张某和他的皇冠130型出租车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

  

  

  随后东莞警方只好向全省公安局发出协查公告。

  

  

  更何况作案工具,都是很普通的尼龙绳,胶布,几乎广东省到处都可以买到的东西,所以从作案工具下手,根本就是无法追踪。

  

  

  而发现尸体的荔枝园也并非是第一杀人现场,只不过是抛尸现场而已。抛尸固然是个麻烦事,不仅浪费时间,还很有可能被目击者看到。

  

  

  警方决定走访附近群众,也是毫无收获……现在只剩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追踪那辆失踪的皇冠车。一般来说,因为车辆是赃车,并不容易脱手,相比较更容易追查。

  

  

  不尽人意的是,警方走遍深圳的旧车市场,依旧是毫无收获,唯一的线索也断了。看来,歹徒果然是惯犯,并且他们有固定的销赃渠道。

  

  

  深圳警方对该案件非常重视。

  

  

  为什么呢?这并非宝安区第一起出租车被杀案件。在前3个月内,已经有2名出租车司机被杀,并且车辆也被抢走。

  

  

  第一名出租车司机在3月遇害,被人残忍杀死在一个水塘里,驾驶的桂冠牌轿车失踪。

  

  

  事后验尸发现,司机头部有高达40多处打击伤,背部还有几处刀伤,刺穿了肺部。歹徒极为凶残,但明显作案并不熟练,看来有可能是第一次作案。

  

  

  第二名司机是被勒死的,没有见血,驾驶的蓝鸟桥车失踪。

  

  

  到了第三起案件则用一对情侣拦车打掩护,手段愈发的高明熟练……由于以上三起案件线索实在是太少,警方无从下手,三起案件都成为无头案,悬而未破。

  

  

  因为长期没能破案,各大媒体又争相报道,以至于深圳机场公路来往的司机们,自发警惕起来。

  

  

  因为来往司机的警觉,在之后的1个多月内,先后有2个司机报警称,在机场附近,有打扮妖艳性感的年轻女孩搭车,女孩上车以后,称自己是小姐,开始对他们百般挑逗,邀请他们去自己的按摩院接受色情服务。

  

  

  因为这2个司机都听过司机失踪案件,断然的拒绝。女孩见引诱无效后,顿时神态慌乱,立马要求下车。女孩下车后迅速打车离开,司机觉得十分可疑,先后报警。

  

  

  2个司机提供的内容,让警方恍然大悟,联想到歹徒很可能是利用女孩色诱司机。女人的身体是最原始的“武器”,也最有效。面对这样的“武器”,无论是出租车司机、香港帅哥、大公司总经理都抵抗不了诱惑,就因为他们都是男人,好色的男人。

  

  

  就在警方终于明白歹徒作案手段,开始紧急侦破之时,又有重大突破。

  

  

  深圳宝安区医院报警,群众送来一名重伤者。这名伤者的车辆停在路边,人也昏迷过去,伤者头部和颈部伤势严重,万幸的是尚不致命。

  

  

  警方立即赶到医院。受害者刚刚经过手术,非常虚弱,只能断断续续说几个字。警方焦急万分,勉强和受害者沟通起来。

  

  

  受害者告诉警方,自己是一个生意人。在机场,他同样也是遇到性感女孩搭车。称自己是色情按摩女郎,邀请他去接受色情服务。受害者动了色心,跟着女孩走了,进屋之后,女孩借口拿避孕套而离开。

  

  

  司机突然想到最近传说的司机失踪案,他心中发毛,性欲瞬间消失。正当女孩打开大门准备出去时,受害人顺势挤了出去,女孩紧忙拦住他并朝房内大叫:“他要跑了!快来人啊!”

  

  

  突然房间里冲出来几个小伙子,对受害人拳打脚踢,还试图拿绳子勒住他的脖子。司机大惊,但仗着身强力壮,和强烈的求生欲推开女孩逃到院子里自己的车内。几个小伙子不依不饶的追了出来,挥舞木棍猛击受害人头部,受害人头部被重击多次,差点昏迷过去……遗憾的是受惊过度,受害人已经记不清出租屋的位置,只是描述了女子的长相和口音,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他的描述同之前2个司机不同,后者说女孩有明显江西口音,而前者说是贵州口音。

  

  

  警方认为这是一个团伙作案,有多名外地女孩参与犯罪。

  

  

  面对警方质问,刘喻香最终承认以前的杀人劫车案子都是他们干的。刘喻香回忆:6月初的一天晚上,我们一起10多人在皇宫半岛大酒店卡拉OK包房里玩时。

  

  

  他们几个男人,为分钱不公的事吵翻了天。当时回到房里,男友还无意中嘀咕道:“不知道张初强他们把那家伙(指司机的尸体)扔到哪里去了?’我当时听了很害怕,说你们不是敲诈吗,怎么还杀人。

  

  

  男友说:‘没事的,我们已经干了很多啦!’”昨天下午(即6月26日),张初强叫我扮‘靓’一点,去机场帮他们拦一辆车回来,然后勾引司机,将司机带上楼来就没我的事啦。我听了又很害怕,说不去!但男友邱德喜在旁边,一个劲地催促我。在他们的督促下,我只得去了机场。

  

  

  第一次没有拦成,没走出机场司机便把我赶下车了。接着,我又返回候机厅门前拦了第二辆……面对警方质问,刘喻香最终承认以前的杀人劫车案子都是他们干的。刘喻香回忆:6月初的一天晚上,我们一起10多人在皇宫半岛大酒店卡拉OK包房里玩时。

  

  

  他们几个男人,为分钱不公的事吵翻了天。当时回到房里,男友还无意中嘀咕道:“不知道张初强他们把那家伙(指司机的尸体)扔到哪里去了?’我当时听了很害怕,说你们不是敲诈吗,怎么还杀人。

  

  

  男友说:‘没事的,我们已经干了很多啦!’”昨天下午(即6月26日),张初强叫我扮‘靓’一点,去机场帮他们拦一辆车回来,然后勾引司机,将司机带上楼来就没我的事啦。我听了又很害怕,说不去!但男友邱德喜在旁边,一个劲地催促我。在他们的督促下,我只得去了机场。

  

  

  第一次没有拦成,没走出机场司机便把我赶下车了。接着,我又返回候机厅门前拦了第二辆……当年深圳工厂是所谓血汗工厂。工人们都是三班倒,一天工作12个小时,一周工作6天,还经常加班,确实很辛苦。

  

  

  这16人都是好逸恶劳的年轻人,根本不愿意在生产线上吃苦。他们都是吃喝嫖赌俱全的家伙,工厂那点工资也根本不够用。

  

  

  他们都羡慕有钱人纸醉金迷的生活,为此不惜杀人。

  

  

  1993年3月的1天,张小建和3个朋友刚刚从一家歌舞厅出来。他们用掉了最后一点工资,身无分文。而距离工厂发工资还有大半个月,下面要怎么过日子呢?

  

  

  4个人在大街上晃悠,看着川流不息的车流。突然张小建弟弟张小坡灵机一动:我们干脆抢一辆车,到老家丰顺县卖了。丰顺到处都是走私赃车的,一辆车随便能卖好几万。

  

  

  张小建眼睛一亮,说:对了,就这么干!他妈的,工厂一个月工资才几个钱,这几万元要多少年才能赚到。你们怎么说。

  

  

  同伙陈伟祥立即说:干!绝对干!没钱连三陪小姐都不搭理你。我宁可过一年有钱的日子就死,也不愿没钱窝囊一辈子。

  

  

  几个人一拍即合,一个杀人劫车的计划,竟然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决定了。

  

  

  随后,他们拦住了一辆桂冠牌的白色出租车。

  

  

  当年深圳工厂是所谓血汗工厂。工人们都是三班倒,一天工作12个小时,一周工作6天,还经常加班,确实很辛苦。

  

  

  这16人都是好逸恶劳的年轻人,根本不愿意在生产线上吃苦。他们都是吃喝嫖赌俱全的家伙,工厂那点工资也根本不够用。

  

  

  他们都羡慕有钱人纸醉金迷的生活,为此不惜杀人。

  

  

  1993年3月的1天,张小建和3个朋友刚刚从一家歌舞厅出来。他们用掉了最后一点工资,身无分文。而距离工厂发工资还有大半个月,下面要怎么过日子呢?

  

  

  4个人在大街上晃悠,看着川流不息的车流。突然张小建弟弟张小坡灵机一动:我们干脆抢一辆车,到老家丰顺县卖了。丰顺到处都是走私赃车的,一辆车随便能卖好几万。

  

  

  张小建眼睛一亮,说:对了,就这么干!他妈的,工厂一个月工资才几个钱,这几万元要多少年才能赚到。你们怎么说。

  

  

  同伙陈伟祥立即说:干!绝对干!没钱连三陪小姐都不搭理你。我宁可过一年有钱的日子就死,也不愿没钱窝囊一辈子。

  

  

  几个人一拍即合,一个杀人劫车的计划,竟然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决定了。

  

  

  随后,他们拦住了一辆桂冠牌的白色出租车。

  

  

  要知道,在1993年,1万元已经相当不少了,普通人月薪不过一二百元。

  

  

  在张小建他们手中,这1万元不过短短1个月就挥霍一空。张小建交代:钱都用掉了,不是赌博就是嫖妓。陈伟祥更是说:我都用来嫖妓了。我前后嫖了不下100个!

  

  

  钱用完了,他们就又要再作案。此时张小建反而没有太多顾虑:反正已经杀了人,杀十个和杀一个有什么不同?

  

  

  2个月后,他们拦下一辆蓝鸟出租车,将司机杀死。

  

  

  这次杀人很不顺利。司机对于4个搭车的男人颇有戒心,不愿意将车开到偏避的地方。

  

  

  张小建费尽唇舌,好不容易才将他说服。这次后,张小建认为让男人去拦着不太方便,最好让女人拦车。司机一般对女人不警惕。

  

  

  于是,1993年7月5日,张小建让19岁的女友付红琼打一辆车。

  

  

  付红琼是六魔女的大姐,也是最早作案的。她是贵州毕节人,还出生在乡村教师家庭,父母都是知书达理的老实人。18岁的时候,付红琼来深圳工厂打工,认识了张小建。

  

  

  付红琼不愿意吃苦,喜欢安逸的生活。张小建发现她爱慕虚荣,立即对她展开追求。张小建谎称自己是做生意的,很有钱。付红琼只要做了他的女友,就可以不用工作。

  

  

  付红琼觉得这样生活轻松很多,很快从工厂辞职,和张小建同居起来。一开始,张小建没有把杀人抢劫的计划,告诉付红琼。

  

  

  在东莞市东方酒店门口,张小建让付红琼出面拦了张某驾驶的皇冠130型出租车。随后,张小建借口去做生意,让付红琼半途下车,换成另外3个同伙上车。司机张某最终惨遭杀害。

  

  

  不错,刚开始的付红琼是不知情,但她很快就知道了真相。

  

  

  稍后张小建开着皇冠轿车回来,付红琼发现司机不见了。她顿时害怕起来,问张小建出了什么事?司机去哪里了?

  

  

  张小建告诉他:我们把司机弄死了,车子准备卖掉。

  

  

  付红琼吓得全身发抖,表示自己不干了,要回贵州老家。张小建和她大吵起来,扣押了她全部的证件,还说她也参与了作案,一样要坐牢。

  

  

  付红琼说,自己没有办法,只能留下一起干了。

  

  

  这不过是她的托辞而已,身份证难道不能补办吗?如果真的逃走了,偌大的中国哪里不能去呢?

  

  

  况且,付红琼很快将自己的姐姐付丽敏拉进团伙,又是什么意思?

  

  

  其实,付红琼已经习惯了同张小建骄奢淫逸,一天消费一二千的生活,根本不可能回工厂赚每个月一二百元工资出租车司机连续遇害后,东莞市深圳市的出租车公司警觉起来。所有出租车紧急加装防盗网、电台,甚至司机携带铁棍、扳手等武器。张小建他们认为抢劫出租车已经很困难了,转而打私家车的注意。

  

  

  深圳的卖淫很猖獗,张小建认为是一个机会,可以通过色诱司机到出租屋,然后杀死他们抢车。

  

  

  于是,张小建一面扩大团伙规模(其中7人是他的亲戚),一面让团伙里面的女性(基本都是男人的女友或者老婆)去色诱机场司机。

  

  

  团伙扩大到16人,其中6名是女性,这也就是六魔女。

  

  

  先是财政局的司机吴某,被付红琼等三人引诱,兴高采烈的去搞什么4P。结果刚进出租屋,吴某就被张小建他们扑倒,用电线活活勒死。

  

  

  陈副总经理也是一样。洗完车后,他被三个女人引诱去出租屋接受色情按摩,结果一命呜呼。

  

  

  其余十多个男人,包括香港的络腮胡帅哥,也都是同一个套路送的命。

  

  

  六魔女中,仅仅付红琼就参与作案6次,杀死6人,抢得汽车6辆。其余4个女人都参加了杀人抢车。只有最后加入的刘瑜香,3次都未遂。

  

  

  主犯张小建参与作案11次,杀死10人,重伤1人,抢得各式汽车11辆,价值人民币307万元,从中分得赃款18.8万元。

  

  

  这个16人团伙,14个月内疯狂作案21起(其中3起未遂),杀死17人,重伤1人,抢得汽车18辆,价值629万多元,获得赃款100多万。

  

  

  这些男人凶残狠毒也就罢了,让萨沙吃惊的是,六魔女的残忍丝毫不亚于男人。

  

  

  案件卷宗这么写到:付红琼曾亲眼见张小建一伙人,就在他们住的客厅里,仅用几分钟就把一个司机给杀了。躲在隔壁房间的付红琼,听到了几声无比凄惨的哎哟声,像来自地狱。再以后,每当她和另外两个女子浓妆艳抹时,那便是出去“觅猎”之日。三人配合,普通话、客家话、白话,轮番使用。她们凭着年轻、丰腴和上帝赐予的青春胴体,向每一个可能猎取的对象展示着最原始的资本。

  

  

  上车后,甜言蜜语诱惑司机去她们的发廊洗头啦、喝茶啦、有“靓女”按摩啦,用五花八门的理由,将这些司机诱上死亡之谷。进屋后,这群女妖首先就是打开收录机,震天响的音乐既为凶手们报了信号,又为凶手们杀人掩盖了罪恶的声音。

  

  

  将勾引司机上楼后,她们还要亲手将外面的铁门关死,堵住了司机逃生之门的。然后,她们便幽灵般地闪开,或是躲进内室,或是躲到楼下,直到“猎物”成为一具僵尸的时候,她们才一同用车将尸体运出去抛掉……这些女人为什么这么残忍,很简单,就是为了钱。

  

  

  付红琼回忆:那一次,我见司机死的太惨,真的不想再做了。有一次,张小建见我和谢秀云闲坐在客厅,于是便大发雷霆:“你们蠢坐这里干什么?还不出去找汽车?租房的钱会从天上掉下来吗?”

  

  

  张小建、付红琼团伙是深圳开放以来,最为重大的杀人劫车案件。受害者还包括香港人,社会和国际影响极为恶劣,政府决定严厉惩处!

  

  

  直接参与杀人的15名歹徒中,有13人被枪决。只有3次作案未遂的刘喻香,被判处20年徒刑。另外,付红琼的姐姐付立敏判处死缓。她只参与了一次杀人,且不知道张小建是要将司机杀死,从轻判决。

  

  

  需要说明的是,收赃的丰顺车贩们却基本没事。团伙中的车贩邱敬辉,仅仅判刑3年。

  

  

  收赃基地丰顺县的地方保护主义很强,赃车竟然成为一项致富的渠道:这里入户手续较放松,各种来路的赃车在这里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办车牌。于是,也就自然形成了汽车交易黑市。

  

  

  十几家汽车修配厂,从修理到改变全车颜色、乃至随意更改车架、发动机号码的“一条龙”服务应有尽有。

  

  

  这些车贩更该杀。如不是他们明知是杀人赃物还收赃,又怎么会连续死这么多人呢?

  

  

  其中一张歹徒游街的照片,一个最多20岁的男孩(不知道具体是谁),竟然在游街时露出很灿烂的笑容。这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笑容,可能是他看到或者想起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忍不住笑了。

  

  

  要知道,再过几个小时他就会被枪决。如果是成年人,就算是穷凶极恶的歹徒,谁能笑得出来?可见,这些人多么幼稚可笑。死到临头,竟然还不知道害怕。

  

  

  付红琼六魔女之一的主犯付红琼更是让人哭笑不得。她文化程度低,一直认为自己没有杀人,坐不了几年牢。在当庭被宣判死刑时,付红琼当场昏了过去。根据看守所的规定,死刑犯必须带专门的脚镣,防止逃走。换句话说,这副脚镣就是执行死刑的倒计时了。20岁的付红琼对于这副脚镣极为恐惧,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带上,多次痛哭流涕,百般哀求。